慕洋

不KY,吃轰出,胜出【请女主CP党别KY】也萌薛晓澄羡的CP【忘羡党别KY,圈地自萌了解一下】

TC吻完整版两次WWWWW。
今天是TC女孩幸福的一天。
plan从挣扎到顺从简直不要太萌了W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。想要70分钟完整资源加Q1457138837

薛晓ABO 孕肚预警,触手预警,降灾play

深夜产物,写的挺爽的哈哈哈哈。


努力开车。

不喜勿喷但可以提意见WWWW。

链接放评论


打开第一弹,发现逐月的预告片了。。。。
我打开INS,WOC ,惊喜。
我吹爆ming X kit

薛晓HE【6】

  “道长,你带我一起去夜猎呗”薛洋趴在晓星尘的肩上,甜腻的撒娇道。
  晓星尘嘴角扬起一丝弧度,宠溺地对薛洋说道“那可不行,你一逗我笑,我剑就拿不稳了,到那时,我要护你啊”。


  薛洋听见晓星尘这样有些幼稚的话语,满足却又有些心酸的笑了,他一想到前世晓星尘也是这样一般死在他眼前,他的心就忍不住的开始抽痛起来。他强压着心里那一抹酸痛道:“我不说话,不逗你笑,难道还不行吗?”

  晓星尘察觉到薛洋的声音有些颤抖,头略微抬起来看着薛洋,担心的问道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忆起了什么事情。”


  薛洋看见晓星尘因为担心而微微皱紧的眉头,不禁有些心痛,故作愉悦道:“没什么,就是想起来自己曾经被抛弃的事情,道长不必担心”他又顿了顿“只要与道长在一起,就再也不会有抛弃了吧。”薛洋看了看那抹将要回家的红日,想着确实浪费了一些时间,道“道长,日快落了,我们一起去夜猎吧,我绝对不会与你舔麻烦的。”



  晓星尘看见薛洋这样的态度,也不好多问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,手微微抚摸着薛洋的头,替薛洋理了理因刚才在他怀里撒娇而被蹭乱的发丝。




  薛洋微微有些颤抖,他感到了晓星尘温热修长的手在细细的抚摸着自己的眼睑,又慢慢向下抚摸着自己的鼻翼,嘴唇,最后落到了薛洋的胸膛,晓星尘的手指慢慢解开了薛洋的外衣,修长的手指探进了里衣里面,抚摸前几日因保护晓星尘而被土匪刺伤的伤口。
  晓星尘的手指感受到了纱布的磨砂感,眉宇皱了起来,有些委屈道道:“抱歉。”

 
  

那啥,B站评论是不是有点过了啊。。。。说女性年龄不是很过分吗?看吃播的都知道多萝西小姐姐的年龄吧。。。。就这还要在评论区吵吵说大妈,说没礼貌还很理智气壮,结果还找人帮忙怼。。。。B站的评论区是不是有点低龄化啊?

薛晓HE,一发完【余生】
借用的是前世今生的梗,有些ooc,文风渣的小甜文,肉我明天或者后天会发

薛晓HE【忘生】5

“诶,道长,那里有个人”,阿菁指了指在草丛旁的薛洋。
   “他没事吧?”。晓星尘看了看薛洋身上的伤,不禁微微有皱眉,怎么伤的那么严重?”
   “嘶”薛洋痛苦的嘶吟一声,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周围,薛洋微微有些诧异,自己是,重生在了晓星尘救他的时间?
薛洋强忍住把晓星尘压身下索取的冲动,提着声问道“道长不问我是谁,为什么受如此重的伤吗?”
  晓星尘哑然一笑,“萍水相逢,换作是我,也有很多事情,不愿意被人问起”,说罢,便屈身把薛洋横抱起来带会去了义庄。

自己重生回到义城已经几月有余,薛洋不禁微微开始担心起来。如果晓星尘知道了自己的身份,会不会,和那一世一样,死在自己面前。心脏开始微微的抽痛起来,薛洋略微有些头疼,缓了一会,便继续开始切菜。
  “嘶...”薛洋看了看手指,原来是自己方才在想事情的时候切到了手指。
  温热的液体慢慢流了出来,想到这,薛洋便压着嗓子说,“道长,你可以有止血的药物,方才不小心切菜时切到了手。”
  晓星尘因为担心微微有些恼,温润的声音嗔怪道“怎么这么不小心,切菜居然切到了手。”
  说着便把薛洋的手指含到了口里,薛洋身体变得僵硬。
  晓星尘温热的口腔包裹着薛洋受伤的手指,柔软的小舌时不时舔着薛洋的指尖,唾液微微把薛洋的手指浸湿了,口腔的吸力把薛洋手指上的血咽进喉里。
  “唔”,晓星尘呛了一下,呜咽了一声变把薛洋的手指放了出来。
  薛洋想到了晓星尘口腔的温热感觉,眼神炙热的看着晓星尘。晓星尘感觉到了薛洋炙热的眼神,耳根慢慢开始变得粉红,沙哑的说道,“那张桌子里有草药。”

薛晓【忘生】4

“我这是,重生了”薛洋皱起眉问道。
    “不假”孟婆眼里含笑道“只是这重生,需要一些代价,这代价,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”孟婆娇魅道。
   呵,薛洋嘴角不禁漾起一丝苦笑“只要我能重新见到他,只要我能重新听他笑着唤我阿洋,就算是被你扔到忘川河里,做成孟婆汤的原料我也乐意”。
   孟婆朱唇一扬“要是把你扔到忘川河里,那你就永远见不到晓星尘,而是去轮回,做一只畜牲了。”说罢,孟婆失笑道“你犯了多少罪孽?连黑白无常都数不清,我可是求了阎王很久,他才准许你重生,去见晓星尘的,但是这何其容易,你必须有接受考验来考验你对晓星尘的爱,我和阎王想来想去,也只有这个办法了。十分抱歉,让你在这个混沌之中,睡了一年余载。”
  说罢,孟婆拿出了一张符咒,“这张符咒,可是废了我千年的修为才炼成的,方才那枚符咒有些异常,我便知道你醒了,就唤着黑白无常来为你作证,是否真的爱你的道长,看来,成功了。孟婆玩味的看着薛洋,道“只是我这千年修为,可不是白为你废的。”孟婆顿了顿“我要你,取心头之血,喂饱你脚下的彼岸花”。
  薛洋看了看脚下的彼岸花,眼里闪过一丝喜悦。“只要取我心头之血,喂饱了这彼岸花,就可以让我重生去见晓星尘对吧?”
   “是的”。孟婆白皙的手指上也生出一朵彼岸花,透明幽幽的甚是好看,“只要喂饱了这彼岸花,我便送你去你和晓星尘在义城初见时的场景。”孟婆看了看指间的彼岸花。
    “好”。薛洋深吸一口气,甜甜的笑道“一言为定。”
    可这彼岸花仿佛听得懂孟婆的话一般,开始大量在薛洋的身上,周围生长着蔓延在薛洋的身上,开始贪婪的吸取着薛洋的骨髓,血液。
   身体仿佛将要被彼岸花吞噬一般。薛洋闷哼了一声,咬着牙坚持着,可当这彼岸花的枝叶蔓延到心尖上时,枝缠着心尖,开始收缩着,叶钻进了薛洋的心脏,开始啃食着薛洋的心肉,薛洋终于忍受不住这噬心之痛 ,痛苦的哀嚎着,手抓住胸膛,在铺满了彼岸花的地面上绝望的翻滚着,抽搐着。
  可薛洋又想到了什么一般甜甜地笑了笑“道长,只要能重新见到你,被这彼岸花吞噬,那又何妨呢?”  
  

薛晓【忘生】3

  “不”,薛洋沙哑的嘶吼着,“把道长还给我”薛洋痛哭的再地上扭曲着,忽然他如想到了什么一般,开始放声大哭起来,仿佛要把那八年以来所有的伪装,思念,依赖都以眼泪的方式释放出来,“ 晓星尘对不起,我不该骗你,我不该让你救济苍生的愿望毁于一旦”。
     想到晓星尘那时的音容笑貌,想到晓星尘那是对自己的枕边糖,想到晓星尘为自己做的白粥,薛洋身体颤抖了起来,可是想到晓星尘那张血泪模糊的脸,那声充斥着绝望与无奈的饶了我吧,薛洋就想要亲手了结了自己。
   “晓星尘,我不该把你救济苍生的愿望踩在脚下,晓星尘我爱你,道长回来吧,我不想再独守义城八年了,我不想再夜夜看着你的尸体了,道长对不起啊,我是爱你的”。
  薛洋胡言乱语道,身体时不时还颤抖着,眼角阵阵的疼,眼角流出来的血泪是薛洋感受到了晓星尘那时的绝望“晓星尘原来,你那时是那么的疼”。
薛洋愤力得砸着这黑暗的混沌的墙壁,仿佛要把这一层混沌的壁砸穿穿一般。
  突然那抹微光又出现在了薛洋面前,变成了一张符咒,使这四周的混沌漳气都聚集起来,涌进这一张符咒中,等符咒把四周漳气都聚集完时,那张符咒穿过了薛洋的心脏,到了一位美丽妖娆的女人手里。
只见那女人薄唇轻起,“没想到,薛洋对晓星尘竟是这等的执念,黑白无常,这次是你们打赌熟了”那位女子看了看两位俊俏的男子,“那就,按照你说的做了,这碗孟婆汤,就洒了吧”说着黑无常便把孟婆汤扔到了忘川河里。
    薛洋现在才发现,自己站到了奈何桥下,下面是汹涌的忘川河。“这里是,地狱?”
薛洋些许有些疑惑。
   “薛洋是吧?本身以你的罪行,应该永世不得入轮回,可没想到你确对那晓星尘那样的执念,可见是真的动了情,我活了几万岁了,如此这般执念也只有那蓝忘机能做到,可惜蓝忘机和魏无羡最终终成眷属,而你却只是被他们断了只手臂死在义城下,实在是可悲,刚才那些漳气,便是你心中的黑气,那抹微光就是你生命中唯一的微光,可你确又亲手把那抹微光掐灭,前世你不懂爱,毁了你的一抹微光,那今世我就不妨,帮助你一下,如何?”
   薛洋的喉结动了动,想到了自己前生的所做所为,不禁苦笑了一下,“你是?,重生又怎样?他的爱,不过是给一个无名少年罢了”。
   “不想试试有人爱你的滋味吗?”孟婆的红唇里透出几丝玩味,那些玩味却蕴含着苦涩“世人都觉得孟婆是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婆吧,包括她,也认为”。孟婆自嘲的笑了笑,“你和我的遭遇有点相向,我从月老那里拿来天书是看到了你的经历,不禁觉得有些遗憾,就问了问月老,他说,你没有左手指,牵不了红线,可我拥有让人重生的能力,刚才不过是为了证明一下你对他的爱而已”。孟婆诡异的一笑。
    “那这里是?”薛洋的声音带着颤抖颤抖
     “薛洋,欢迎来到,奈何桥”


薛晓【忘生】2

还是说想让我体验一下晓星尘的世界?晓星尘,原来你的世界,是这个样子的吗?薛洋暗暗的笑着,。薛洋暗笑着,忽然喉中涌出一阵苦涩,薛洋动了动喉结想要咽下去这苦涩,确没想到这苦涩在喉咙里却愈发的猖狂了,甚至微微变得有些腥甜,再也受不了这种苦涩,薛洋开始干呕起来,嘴里流出的腥甜告诉自己,自己已经命不久矣。
   或者是挣扎太久没力气了,或许是自己受的伤太重,薛洋突然放弃一般爬到这混沌中,既然阎王想要他受这样的折磨,那他自己何必在苦苦挣扎呢?薛洋深吸一口气,慢慢的逼上眼睛,可眼前的一抹微光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,但是在混沌的黑暗中,显得那么的渺小,那么的无助,不知为何薛洋看着这抹微光,寂寞冰冷的心突然暖和起来,可能是因为自己太累了,也就不管这抹微光了,默默的闭上眼睛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温暖。
  可能是这微光通人性吧,薛洋越享受这抹微光,这抹微光就越亮,甚至开始慢慢的变大,也可能是这抹微光太过的亮眼,薛洋睁开眼睛,身体不知为何疯狂的爬向这朵微亮光,想要祈求着一丝的温暖,当身体将要爬到那朵亮光时,那朵亮光似捉弄他一般,慢慢的变弱,慢慢的变小,甚至连最当初的微光都不及,微光似乎感到薛洋的气息,慢慢的从左边开始陨灭,连薛洋能感觉到的温暖都开始如一把玉首刺进自己的心脏,薛洋只是略微的皱了一下眉头,嘴角干涸的腥甜,又开始湿润,冷笑一声“呵,噬心之痛,也不过如此”
正在薛洋暗忍疼痛时,那抹微光却突然亮了一下,忽唤了一声“阿洋”。
  这声阿洋,让薛洋一震,瞳孔紧缩了一下,突然疯狂的吼道“道长,晓星辰,是你吗,晓星尘,道长”。薛洋似疯魔一般喃喃唤着晓星尘时。霎时,那么微光灭了,灭的干净彻底,连一丝丝的温暖都不能给薛洋留下。